【buyup】 【buyup】 
特朗普為何圍堵抖音?侯尊堯:影響大選民調
//zb.tu1c.cn   2020-07-31 00:18:11


義守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助理教授侯尊堯。(中評社 蔣繼平攝)
  中評社高雄7月31日電(記者 蔣繼平)網路APP百家爭鳴,TikTok(抖音)遭美國圍堵,反應什麼現象?義守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助理教授侯尊堯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15秒到一分鐘的短影音雖能傳遞資訊,表達意見,但只是照片的延伸與擴大,這種短影音內容背後沒有深思熟慮的思考,反而讓網路越來越走向“民粹化”。美國此刻受到疫情衝擊影響經濟和就業,民怨高漲,抖音平台變成年輕人的串聯的武器,正在影響“總統”民調。APP可以支持誰、同樣也可以背叛誰,執政者應該解決民怨提升支持度,正面禁止並非最好的辦法。

  侯尊堯,1967年生,高雄人,東吳大學政治系學士、紐約大學傳播研究所碩士、中山大學大陸研究所博士。現職為義守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助理教授,研究專長:影視節目製作、公關與社會行銷、中國大陸傳播問題研究。

  短影音平台TikTok(抖音)今年上半年成績亮眼,全球下載量突破6.26億次,是全球獲利排名第3的APP。不過這個廣受年輕人喜愛的APP,也變成特朗普的眼中釘。

  目前流行“抖音”是否反應網路族羣有什麼現象?

  侯尊堯表示,抖音平台主要以“短視頻”形式,影片長度最短15秒到最長1分鐘是常態,藉由手機來拍攝錄製,這麼短的影音,只是當下的事件的紀錄,很難創作有價值的作品。侯尊堯説,短視頻很難創造有價值的作品,與經典的戲劇創作相比,經典影片是要歷經寫劇本、分場、分鏡等階段,創作者的思維是很縝密的,並有結構的透過鏡頭符號語言,加上音樂配合畫面來傳遞資訊,才可以成為傑作。所以抖音的影音生產不需太多籌備,充其量只是隨機的錄影,是靜態照片的擴大與延伸而已。

  而短視頻的流行,侯尊堯表示,代表廣大的民眾都想要透過網路平台來發表意見,普羅大眾不甘自己只是媒體的“接收端”,藉由新科技有機會變成媒體的“來源端”,透過參與分享來凸顯自己的存在。大家得思考,這會不會也是一種“民粹”展現?因為大多數的抖音內容是沒有結構性的,沒有深層思維,取代性極高,馬上消失於歷史洪流當中的影片,充其量只是一兩天的新鮮事。抖音平台只是一種大家都可以使用,也不用受過專業訓練、或擁有專業器材,就可以參與的平台管道。

  “從媒體生態學背景來看,這也是一種危險的情況!”侯尊堯表示,網路世代媒體資訊爆炸,不再經過編輯室的仔細推敲過濾,沒有多餘時間思考,只剩不斷接收分享,網路媒體資訊更是好幾倍成長。他認為,民主政治應該是參與討論,找到更大公約數,加上經驗智慧進而產生政策,交給專業菁英去執行,大家再去監督。倘若民粹高漲,比誰的聲量大聲而已,對一個社會將會是何其危險!

  對美國圍堵抖音這件事的看法?

  侯尊堯表示,科技並非獨立存在的東西,而是必須和社會共存互動。網路平台社羣都是民眾表達意見的地方,台灣就是LINE、臉書,美國則是推特、抖音。所以,特朗普透過推特上表達意見,來影響現實政治趨勢或風向,但對美國年輕人而言,武器就是抖音。

  由於美國11月就要大選,侯尊堯表示,特朗普民調掉這麼快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因為疫情攪局,無法讓民眾享受到翻轉的紅利。特朗普透過翻轉國際政治、打貿易戰,讓美國企業從中國和世界各地回到美國,以增加美國就業機會,這也是特朗普2016年競選時,針對美國農民、廣大勞工與窮人,提出讓美國再一次偉大的政見,所以從2016年到2020年初特朗普還能維持一定的高支持度的原因。

  侯尊堯表示,抖音是一個已經是存在美國社會的APP平台,因種族歧視和新冠病毒的爆發,反而在選前變成民怨抒發的管道,當然會影響到選情。正面對抗禁止並不是最好的辦法,應該解決疫情問題,提出具體的經濟發展,來提升民眾喜歡度、支持度才是上策。科技的東西在技術上可以禁止,但也可以破解,想透過禁止以壓制民意的表達在美國的社會是沒有用。

  侯尊堯表示,現代資訊蓬勃發展、應用程式APP日新月異,傳遞資訊的代價便宜、有效率,更解決很多傳播的障礙。因此APP變成可以支持執政者,也可以背叛執政者的工具。所以真正要得民心,就要讓人民有更好的生活,這樣APP才會變成傳遞正面訊息的管道。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buyup】 【buyup】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