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up】 【buyup】 
高佩珊:中美對抗六環節環環相扣 第七個?
//zb.tu1c.cn   2020-07-30 00:20:31


高佩珊。(中評社 黃文傑攝)
  中評社桃園7月30日電(記者 黃文傑)台灣戰略研究協會研究員高珮珊接受中評社表示,美中摩擦逐步升級,從貿易戰。疫情戰、科技戰,媒體戰,軍事實力(秀武器)、到相互關閉使領館戰,有六個環節逐步上昇,這六個環節是環環相扣,會有這些摩擦衝突,在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拼連任,希望時間換取空間。

  高佩珊,英國艾塞克斯大學政府研究所政治學博士,曾任新竹交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助理教授、新竹交通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現任警察大學國境警察學系副教授,學術專長國際政治經濟、國際關係、危機談判、全球化、美中關係、海洋戰略。

  她説,博奕理論有所謂“未來陰影”(shadow of future)的影響,這回欺騙了對方,就會看到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每一個步驟,博弈每一局的做法,會影響下一局走法,事實上應該把棋局放大,回到國家與國家正式外交關係的正常發展,這樣才是明智。

  針對中美對抗衝突不斷提升,高佩珊從六個層面來分析,包括:貿易戰、疫情戰、科技戰,媒體戰,軍事實力(秀武器)、相互關閉使領館戰。

  首先、中美貿易戰。

  高佩珊解釋,貿易戰正式開打日期,是在2018年3月22日,當然貿戰之前也針對鋼鋁製品課徵關税,當時中國大陸鋼鋁製品進口到美國,在美國市場佔3%左右,沒有巨大的影響力,等到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下達對中國大陸的關税命令,開始激起美中對抗。

  她説,從中美貿易戰內容來看,可以回朔到當時中國要加入WTO所遺留下來的問題,都沒有解決,中國當時堅持以“開發中國家”的地位加入,美國做了讓步,智慧財產權、服務業電信業開放也讓步,美國當時想法,是希望中國參與世界貿易組織,一來跟中國貿易關係緊密,再者中國大陸加入WTO,會按照以美國主導的世界遊戲規則來走。

  高佩珊指出,從2001年底中國加入WTO至今,到2018年3月22日中美貿易戰開打,這中間17年時間,美國跟中國經貿往來每年貿易額6000億美元,貿易赤字3500億美元以上,特朗普認為這是不公平,這就產生一個話題,如果美國一天生活都不要使用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有可能嗎?英國有媒體記者寫成專書,説明美國人確實可以不靠中國製造生活,好比睡醒起牀使用咖啡機不能是made in china,生活日常用品不能是made in china,但是付出代價就是:美國人家庭支出多很多成本。

  她表示,上述這些成本,對於特朗普來説,不是他考量,他考慮的是美國跟中國做生意,美國買中國這麼多東西,中國卻是賺了美國多少錢,卻沒有考量中國提供美國人民品質不錯、價格低廉的商品使用。

  第二,疫情戰。

  高佩珊説,原本外界看到中美雙方在今年元月15日雙方簽訂協議,美中貿易戰可能告一段落,不料冒出新冠肺炎疫情,貿易戰暫緩之後,緊接看到中美雙方互控新冠肺炎是誰造成?相互指責,又看到“疫苗戰”互控竊取研發成功。

  第三,科技戰。

  疫情戰打到科技戰,就典型就是美國下達“華為禁命”,科技戰打到5G戰,

  第四,媒體戰。

  正當中美雙方為了疫情、科技戰相互指控,接著看到中美雙方媒體戰開打,相互取消媒體記者的簽證,原本停留在民間的媒體互相攻防,變成官方媒體加入戰局。

  第五,軍事實力戰。

  科技戰、媒體戰尚未休兵,又看到中美雙方相互展示軍事實力,也就是俗稱“秀肌肉”,以環太平洋軍演(RIMPAC)為例,這是世界上最大的國際海上演習,奧巴馬時代,2014、2016都有邀請中國參加,可是2018年2020年,竟然都沒有邀請中國參加,加上美國售台灣武器,美方通過一些法案來支持台灣,提高軍事交流層級更造成中美雙方不融洽,中美可能引爆的衝突點可能落在南海,“熱點”也可能落在台灣。

  高佩珊認為,台美發展關係還是要注意美中關係的發展,台灣不能把所有的使力點都放在美國身上,等到美國大選11月結果出爐,會是另外一個局面。

  第六,相互關閉總領事館。

  軍事實力戰之後,看到使領館關閉,中美雙方剛好各有五個館,美國關中國休士頓總領事館,中國關美國成都總領事館,看來可能要斷交,但是大使館跟總領事館不一樣,除了層級不同,關閉哪裡的領事館也有政治意涵,至少美中雙方關閉地點,不是上海也不是紐約,休斯頓是中國在美國南部唯一領事館,有一定象徵意義,但沒有比關閉紐約影響大。

  高佩珊舉例,兩大強國相互關閉總領事館,之前是美國制裁俄羅斯,特朗普認為俄國幹預美國大選,2017年宣佈關閉俄羅斯舊金山總領事館,三天內要關閉,俄國也要報復,俄羅斯也是是辦“線上投票”,最後關的是美國駐聖彼德堡,也不是莫斯科,跟這次中國關閉美國成都總領事館一樣,大陸官媒也辦線上投票,原本以為是關武漢領事館,武漢受疫情至少沒有全面恢復,衝擊比較小,但是最後關閉是美國在成都的總領事館。

  為什麼會有這些摩擦衝突?高佩珊分析,終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拼連任,是希望時間換取空間,現在世界各國都在看,如果代表民主黨的拜登贏了,很多問題可以解決,當然學界認為,美國現在共識是不管誰當選,對中國大陸的態度不變,但是還是要區分,一般美國總統大部分還是傳統政治人物,只有特朗普跟其他美國總統不一樣。
 
  她説,國際時勢跟國家關係發展有一定脈絡可循,有一定的程序,對特朗普來説,隨心所欲,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會面臨一種局面,就是美中衝突逐步升級,引發更大衝突,學界也憂心最後結局“蠻悲觀”。

  被問到,中美對抗有六個環節,美國大選前,是否會變成第七個?

  “不排除!”高佩珊認為,美國一旦找到新的著力點,中美衝突又會拉高,這些都是環環相扣,博奕理論有所謂“未來陰影”(shadow of future)的影響,這回欺騙了對方,就會看到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每一個步驟,博弈每一局的做法,會影響下一局走法,事實上應該把棋局放大,回到國家與國家正式外交關係的正常發展,這樣才是明智。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buyup】 【buyup】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