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up】 【buyup】 
“中心主義”思維在東南亞行不通
//zb.tu1c.cn   2020-07-31 08:12:19


  中評社北京7月31日電/近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表態堅持採取外交努力與中方處理有關海上爭議問題,與美國試圖拉攏菲律賓、重新挑起南海紛爭的行徑保持明顯距離。此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聲稱將與菲律賓、越南等當事國站在一起,反對中國的海洋權利主張,污衊中國在南海打造“海上帝國”,極力挑撥中國與地區國家關係。杜特爾特的最新表態,説明菲當局不願隨美起舞。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深耕南海周邊地區,厚植地緣戰略資源,很大程度上視東南亞地區為“禁臠”,也是其實施離岸平衡和“邊緣地帶”戰略的核心區域之一。伴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不斷提升,南海問題日益成為美國塑造地區國家間關係和主導區域安全格局的重要抓手之一。在當前美國企圖全方位遏制中國的大背景下,美方在南海的所謂立場表態和行動其實並不令人意外。但值得關注的是,美國試圖分化中國和東盟國家的合作,拉攏有關南海爭議當事國,重新構建一個共同針對中國的“統一戰線”,這一用意其實早已昭然若揭。

  從中國的角度而言,東南亞地區依託資源稟賦、勞動力人口、後發潛力等優勢,是實現優勢互補和推動互利合作的重點區域之一,也是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合作和實施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發展格局的周邊戰略空間所在。特別是在安全層面上,東南亞地區是與中國戰略互補性、互惠性最強的區域。某種意義上説,這一區域將是最先感知中國發展和崛起的區域,而南海問題無疑是“試金石”。在當前美國加大南海攪局的態勢下,筆者認為關鍵是要以“去中心化”理念來應對美國的霸權思維。

  從歷史文化淵源和現實發展需求等多方面看,東南亞國家普遍有“去中心化”的情結,歸根結底還是殖民時代留下的心理影響,擔憂本地區事務被單一域外國家所控制和主導,由此也催生了東盟國家“抱團取暖”和“大國平衡”的戰略主張。這意味著美式的“中心主義”思想傾向和霸權主義思維在東南亞是很難行得通的,很多時候美國越步步緊逼,區域內國家反倒感到“形格勢禁”,這也是美國我行我素的一些戰略舉動在東南亞國家最終適得其反的根本原因所在。而中國在與東南亞國家交往中更多體現平等、平和的心態,姿態柔和、身段柔軟,更多以合作者、參與者而非主導者、領導者的角色展現中國謙謙君子的風範和氣派。退一步講,即便在某些經貿領域暫時形成了以中國為“中軸”、東盟國家為“輻條”的“輻軸”體系,也並不意味著中國就優人一等,要像美國那樣“做老大”,動輒搞唯我獨尊和霸凌主義,透支其國際信用和軟實力。中國倡導國家大小平等相待,身體力行推進協商一致。從這個層面上説,美國想拉攏東南亞國家是一碼事,能否遂意是另外一碼事。這其中關鍵在於中國的作為。在國家心理層面,所謂的東南亞國家對“美國需求”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們與中國打交道的“舒適度”和“信任度”。

  從長遠發展計,南海問題儘管不是中國與東盟之間的問題,也不是中國與部分東南亞當事國關係的全部,但這一問題必將是長期影響中國與東盟關係發展的現實因素之一。因此,要推動南海問題回歸本原和實質,促使南海部分議題脱敏,主動推動南海爭議問題與中國—東盟關係發展問題脱鈎。特別是要跳出美國戰略界處心積慮設定的“中國意欲吞下整個南海構建海上帝國”“中國究竟是要南海還是要東南亞”等一系列話語陷阱。在南海行為準則和RCEP等增互信、促合作的重大合作議程上繼續加快磋商進程,為中國與東盟國家關係發展注入新動力,助推中國與東盟關係發展登高望遠、行穩致遠。

  平心而論,美國作為唯一的超級大國,沒有任何國家能排除美國在南海地區的影響力,但問題在於美國自身過度運用甚至濫用這種實力,由此引發區域內有識之士的巨大擔憂。當務之急是共同強化南海危機管控,抑制美方鷹派人士在南海問題上跨越紅線乃至戰略“攤牌”的衝動,力避中美兩軍南海地區擦槍走火。與此同時我們需堅持底線思維,對美方刻意挑起的南海局部衝突做好妥善應對。未來在拉長博弈週期和“不打不相識”的基礎上,包括在區域各方力量的共同塑造下,中美雙方在南海反而有可能戰略調適出新的區域平衡關係。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劉鋒(海南師範大學海上絲綢之路研究院研究員)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buyup】 【buyup】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